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梵蒂冈新闻室声明回应教宗与其合作者在中国事务上意见不一致的说法

时间:2018-01-30  来源:网络  作者: 点击:

 

陈日君:引起争论是盼教廷悬崖勒马

(中央社记者黄雅诗梵蒂冈31日专电)退休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质疑,教廷在主教任命问题对中国屈服,昨天引发教廷大动作驳斥。陈日君今天响应称,知道他的言论会引起争论,但不是混乱,希望争论的结果是,大家承认他们现在做的是坏事或错事,他们该悬崖勒马了。
他也重申自己并没有造谣,在谈到中国合法主教遭逼退的事情时,教宗确实有向他和韩大辉总主教说过,负责对中事务的小组没有跟教宗商量,教宗的想法与他们不同。
针对中国两位合法主教被逼让位给官派的非法主教,教廷昨天罕见地发出正式声明,强调教宗并没有被蒙在鼓里,教宗亲自掌握中梵对话进程,与教廷官员想法一致。
陈日君今天再度在部落格发文响应,他表示教廷国务院声明说了三件事,一是教宗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二是教宗同意他们做的,三是他的言论引起混乱和争论。
陈日君说,其实他的文章中没有说教宗不知道,但教宗确实对韩大辉总主教说了,「那小组为什么没有和我商量」。
陈日君重申,教宗对他说话的时候,确实有向他表示,教宗和他们(教廷官员)的看法不同,教廷的声明既然不可能怀疑教宗说谎,就质疑是他说了谎,但他的文章只说教廷官员做了坏事或错事,却没有说教廷官员说谎,现在需要读者判断,是陈日君还是他们说了谎。
陈日君表示,如果教廷官员的声明特别想要强调,是教宗同意他们做那些事(要求合法主教让位),也就是要教宗为他们做的坏事或错事负责了,那也就是他的文章想阻止的。

 

 


 

答覆几位记者朋友关于梵蒂冈国务院昨天发出的“声明”

发表于 2018 年 01 月 31 日 由 oldyosef

今天早晨我答应几位记者朋友关于梵蒂冈国务院昨天发出的“声明”,我会一次答覆他们的问题。

该“声明”说了三件事

1.(直接):教宗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2.(间接):教宗同意他们做的

我的言论引起混乱和争论
甲.

(1)其实我的文章中没有说教宗不知道,但教宗确实对韩总主教说了“那小组为什么没有和我商量”。

(2)教宗对我说的话确实表示他和他们的看法不同,那末“声明”既不可能怀疑教宗说了谎言,就是肯定我说了谎话。

我的文章说他们做了坏事(错事?)却没有说他们说了谎,现在却需要读者判断是我还是他们说了谎。

乙.如果他们强调的正是(2),那末也就是说教宗同意他们做的那些事。也就是要教宗为他们做的(坏)事负责了。那也就是我的文章想阻止的。

丙.我当然知道我的言论会引起争论,但不是混乱,我希望争论的结果是:大家承认他们现在做的是坏事(错事?),他们该悬崖勒马了。

 

 


 

帕罗林枢机:有建设性的对话和忠於教会的纯正传统

 

(梵蒂冈电台讯)圣座努力寻求一种真理的集成和可行的途径,以此回应中国国内外的信友们合情合理的期待。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1月31日接受意大利《新闻报》访谈,强调了上述观点。他说:“在中国没有两个教会,却有两个蒙召逐步走向修和的信徒团体。”

新闻室主任伯克前一天1月30日发表声明,指出在有关中国的问题上,教宗与圣座没有不一致的思想和行为。帕罗林枢机对此説明,教宗“亲自关注目前与中国政府当局的接触,所有他的合作者都与他同心合意,没有任何人私自行动”。

枢机解释道,“正在展开的谈判”所遵循的路线是“有建设性地敞开对话和忠於教会的纯正传统”,同时也考虑到本笃十六世在2007年写给中国天主教徒信中的指示,即“与合法的政权持续冲突并不能解决现存的问题”。

圣座国务卿并不回避在中国的教会生活中继续存在“许多问题”,它们“无法同时得到解决”。针对最近出现的争论,枢机强调:“若主教的人选是个关键问题,我们就不能忘记教会的自由和主教任命经常是圣座与其它国家关系上的主要议题。”

“透过目前的接触与中国开启的进程正在逐步展开,当然还会出现许多意外和新的紧急情况。但任何人都不能声称对一切问题都持有完善的解决途径。需要时间和耐心,让这两个团体内彼此造成的许多个人创伤得以癒合。”

帕罗林枢机也表达了他的期望,説道:“若上主愿意,我们谈的将不再是在中国教会的‘合法’与‘非法’、‘地下’与‘官方’的主教,而是弟兄彼此相遇,重新学习合作与共融的言语。倘若缺乏这样的经验,在中国的教会又如何能重振福传旅程,将上主的慰藉带给他人呢?倘若没有宽恕的意愿,便意味着还有其它需要维护的利益,但这不是一种福传愿景。”

至於有人担心在这种情况下过往和现在的苦难会遭到遗忘,帕罗林枢机回应道,此刻务必在“天主的助佑下,将经历许多尝试的人力和精神资本,投注於创造一个更祥和、友爱的未来”。枢机保证,“教会绝对不会忘记中国天主教徒过往和现在的磨难与痛苦,这一切为普世教会是一大珍宝”。

帕罗林枢机接着对中国天主教徒说:“我们与你们同在,不仅藉着祈祷,也藉着每天在这圆满共融旅途中陪伴和支持你们的努力,与你们同在。为此,我们恳请你们,任何人都别紧抓着对立精神谴责弟兄,或是利用过往为藉口,煽动新的怨恨和封闭。相反地,我们期许每个人都怀着信赖之情展望教会的未来,超越各种人的限度。”

最後,关於教会内部批评圣座对中国当局政策的声浪,圣座国务卿支持不同意见的合理性,但必须“力求建设共融,而非制造分裂”。倘若抱持不同意见是合情合理的,那麽就“没有任何个人观点”可以“被当成唯一解读中国天主教徒益处”的方法。为此,“圣座竭力找出一个真理的集成和一条可行的道路,以满足中国内外信友的种种合理盼望。为能一同发现天主对於在中国的教会的计划,需要更大的谦卑和信德的精神。所有人需要更加谨慎和克制,以免陷入无益的争论,这会伤害共融并夺去我们对更好未来的希望”。

 

 


 

梵蒂冈谴责香港主教有关言论

香港退休主教陈日君在梵蒂冈向教宗方济各提交一封信
香港退休主教陈日君在梵蒂冈向教宗方济各提交一封信。(梵蒂冈报纸罗马观察报2018年1月10日发布)

VOA

梵蒂冈不赞同香港退休主教有关教宗在中国大陆做法的批评。

陈日君主教在其脸书的一篇长贴中抨击梵蒂冈要求两名效忠教廷,属中国地下罗马天主教会的主教辞职,支持另外两名得到官方宗教协会任命的人。中国的一千两百万天主教徒分成两大派。

陈日君写道:“梵蒂冈是在中国出卖天主教会吗?我认为是的,毫无疑问。”陈日君说,本月初他在梵蒂冈同方济各讨论有关形势时,教宗暗示并不赞成这样的结果,而且并不充分了解其手下外交官们的正在采取的做法。

梵蒂冈回应时称陈日君主教的言论“令人意外和遗憾”,并坚持表示,教皇“与其合作者不断保持联系”。

梵蒂冈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在1949年共产党实行控制后中断,不过方济各2013年成为教宗以来寻求改善同北京的关系。
 


 

中国官媒引述学者 中梵关系预期缓步进展

(中央社记者黄雅诗梵蒂冈30日专电)中国合法主教被逼退事件不断延烧,29日上午传出教宗介入了解此事。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引述学者看法报导,地下教会问题没有容易的解套方案,中梵关系预期将会缓步进展。

天主教媒体「亚洲新闻社」22日报导,教廷要求中国两位合法主教让位给政府自选的非法主教,引起不少国际舆论质疑。退休的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29日上午在部落格撰文披露,教宗对此事并不知情,也承诺会关注处理。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英文版网站29日晚间报导,中国地下教会深受这个消息打击,反弹很大,可能成为之后中梵谈判进程的重大障碍。


这篇报导引述中梵议题专家、北京人民大学研究员郗士(Francesco Sisci)指出,梵蒂冈要求合法主教让位的动作是重大让步,极具象徵意义,代表教廷尽力想符合中国政府提出的谈判要求,但代价就是会引发教会内部批评,特别是来自中国地下教会的支持者。

郗士表示,梵蒂冈现在的难题是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既要达到北京要求,又要维持教会内部和谐,「中国问题有撕裂教会的可能」。

报导引述上海社科院宗教研究所长晏可佳说法,中国地下教会表面看来是效忠教宗,但实际上已变成阻挡教廷和中国发展关系的绊脚石,目前看来地下教会问题没有容易的解套方案,中梵关系预期将会缓步进展。

郗士表示,教宗方济各的不少作法,已引发保守派批评,这次的中国主教任命争议,可能使梵蒂冈形象再受伤害,所以教廷要处理的不只是中国天主教会问题,还得考量普世教会的观感。

 

 


 

想对“声明”写几句

继陈枢机发声明文章后,昨天(1月30日)圣座新闻室主任伯克发表声明说:“教宗在中国事务上一直与国务院保持联系,听取报告,关注进程。”最后以对“教会中人断定的相反意见表示惊讶和遗憾”做结。

这声明让一些人认为陈枢机在先前的声明中在指意教宗不知情的猜测上并不正确。

我意见是,各方在可以利用的资讯上都在如实说话,并不存在不实言论。

陈枢机在文中强调他问教宗是否有处理韩主教托付的“那些事”时教宗对他说的话:“有,我告诉了他们(教廷的高官)不要制造另一个敏真谛(Mindszenty)事件!”

这说明教宗的确有关注,而且有特别指示。那么圣座发言人所强调的教宗与国务院一直有联系的发言可以认定基本如实。而陈枢机高兴的事教宗在此事件中以敏真谛枢机的遭遇给予指示:希望不要再发生。

陈枢机用“我觉得教宗的答复实在不能更对题,更富意义”来表示他的认同与欣慰。因为,他(陈枢机)直接觉得教宗的答复对中国教会目前正在演化的局面是个明确的遏制。

关于匈牙利敏真谛枢机的遭遇详见北明文章:《不要相信我服罪——匈牙利红衣主教关真帝的故事》,这文章近几日已在网络上流传甚广。

写到这里我觉得可以进入我自己想要关注的主题,那便是在浪费诸多口水与精力去辩别“谎言或真相”上,让“两位合法主教让位给两位非法主教”似乎已是目前不争的事实。况且陈枢机文章强调之前到中国教会来游说郭、庄服从的梵代表团的领导总主教切利竟不知是“以何身份”?

这难道不应该才是需要关注的焦点吗?毕竟拜访柳荫街的外国教会代表团如同走马灯一样,一伙接一伙,这让柳荫街总认为自己有很大的国际影响力。那么,庄、郭接到的“命令”到底可代表谁?

从圣座新闻室焦急发出来的声明我们似乎可以看出中梵谈判的走势便是目前媒体所描述的这样。不过教宗方济各对陈枢机的回答:“我告诉他们不要制造另一个闵真谛”是否为国务院所考虑,或者说早已有了与陈枢机不太一样的理解?毕竟亚洲新闻理解教宗的句话竟然是指:不要让梵蒂冈被迫离开匈牙利……

由此可见,对同样一句话、一件事,每个人的理解都可以是不同的,但是中国教会目前最关心的似乎还是“合法让位给非法”会不会对基督信仰的本质产生变异?即使目前情况貌似由梵代表团在中国教会已经促成大家正谈论的结果。

但是,天主圣神使教宗在陈枢机的询问中提到闵真谛,而闵真谛枢机几乎是在来抓捕他的人面前写下这句话:“如果你们听到我辞职或服罪的消息,请不要相信,因为那将是胁迫使然,是人性弱点的标志。”

为当下中国教会众多“匿名”发言的基督徒,这会不会是种鼓励或者警示呢?

来源:山人神父的博客
 


 

教廷驳陈日君 教宗对中梵对话完全掌握

法广

退休的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1月29日发文指出,教廷代表团要求中国两个教区的合法主教让位给官派的非法主教一事,教宗事前不知情,且教宗表示会关注此事,并交代负责的教廷高级官员,不要再重演教会史上类似的争议事件。

梵蒂冈教廷新闻部门发出最新声明表示,教宗方济各对于中梵对话的进程完全掌握,与教廷官员对于中国事务的看法也完全一致。

退休的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1月29日发文指出,教廷代表团要求中国两个教区的合法主教让位给官派的非法主教一事,教宗事前不知情,且教宗表示会关注此事,并交代负责的教廷高级官员,不要再重演教会史上类似的争议事件。

不过教廷新闻发言人柏克(Greg Burke)1月30日表示,近来有许多媒体报导,影射教宗与罗马教廷官员对于中国事务的看法分歧,他获得授权作出正式回应声明。

声明指出,教宗与教廷官员合作紧密,特别是国务院,在中国事务上,一向忠实地将所有消息呈报给教宗,教宗也完全掌握中国教会的细节状况,以及中梵之间对话的各种进程。

声明说,教廷非常惊讶又遗憾地看到,有教会内部人士提出完全不同的说法,造成混淆视听并引起争议。

亚洲新闻社22日报导,教廷为了促进中梵交流,要求中国两位合法主教让位给官派的非法主教,此事引起国际舆论热议,这是梵蒂冈首度针对此事做出回应。
 


 

西班牙新闻评论关于近期中国大陆主教风波

有人在说谎,但不是陈枢机


1月30日,梵蒂冈新闻室发表了一份声明,驳斥了香港陈日君枢机的言辞。
陈枢机于1月29日在他的微博中提及,教宗方济各曾告知他,并没有意愿让共产党的主教取代合法共融的主教,尽管梵蒂冈代表团有意如此。
梵蒂冈的声明否认了“关于圣父及其教廷合作者之间所有的不一致”,发言人指出,教宗方济各与其合作者“不断保持联系”,聆听汇报,而且特别关注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对话”。
这个声明以不点名的方式粗暴地攻击了陈日君枢机,“令人感到震惊和遗憾的是,教会里竟然有人发出与之相悖的观点,滋生混乱和纷争”。

Alguien está mintiendo y no es el cardenal Zen

La sala de prensa vaticana publicó el 30 de enero una nota, contradiciendo declaraciones hechas por el cardenal Joseph Zen, de Hong Kong.
Zen escribió el 29 de enero en su blog que el papa Francisco le dijo que él no quiere reemplazar obispos católicos chinos con obispos del régimen comunista, aunque una delegación vaticana pidió exactamente eso.
La declaración del Vaticano niega ahora “noticias sobre una presunta diferencia de pensamiento y acción entre el Santo Padre y sus colaboradores”. Dice que Francisco está en “contacto constante” con sus colaboradores, está informado en detalle y sigue con “especial atención” el “dialogo” con el régimen chino.
La declaración ataca brutalmente al cardenal Zen sin nombrarlo: “es entonces sorprendente y lamentable que haya personas en la Iglesia que afirmen lo contrario, fomentando confusión y controversias”.
https://www.gloria.tv/article/SACryU4BgY4j4m8FkMUyPiXDS

 

 


 

圣座新闻室:教宗在中国问题上一直与国务院保持联系

(梵蒂冈电台讯)圣座新闻室主任伯克1月30日发表声明,针对近日有关教宗与圣座人员在中国问题上意见不一致的猜测消息作出回应。

伯克阐明:“在中国问题上,教宗一直与他的合作者们,尤其是圣座国务院保持联系,听取他们对有关在中国的天主教会情况予以忠实详尽的汇报,同时以极其关注的态度陪伴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展开的对话进程。因此,教会人士所断定的相反情况造成了混乱和争议,令人感到惊讶和遗憾。”

 


解读:

声明中所言及的“教会人士所断定的相反情况”应该和上文提到的圣座外交人员与教宗在有关中国教会事务上的共融与合作一起来解读,换句话说,一些教会人士所推断出来的圣座谈判团与教宗在沟通上存在盲区的定论是令人感到惊讶和遗憾的。

天主教在线

 


 

梵蒂冈新闻室声明回应教宗与其合作者在中国事务上意见不一致的说法

梵蒂冈新闻室發表声明,回应教宗与其合作者在中国事务上意见不一致的说法。
梵蒂冈城 (亚洲新闻) - 在今天下午2点, 教廷新闻室发表以下声明,由其主任伯克(Greg Burke)发出:

「对于广泛报导的新闻,关于圣父及其教廷合作者,就中国相关议题在看法和行动上有一些不一致, 我有以下回应:

「在中国問题上,教宗一直与他的合作者,特别是圣座国务院保持联系,听取他们对有关在中国的天主教会情况予以忠实详尽的汇报,同时以极其关注的态度陪伴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展开的对话进程。因此,教会人士所断定的相反情况造成了混乱和争议,令人感到惊讶和遗憾。」
 
 


教廷发言人就中国教会事务的最新声明

中文:
来自圣座新闻办公室主任的宣言(2018年1月30日):针对称在罗马教廷内,圣父教宗和他的合作者之间就有关中国的问题,在行动和思想方面有不同之处的广泛传闻,格莱格-伯克(Greg Burke)主任做出如下声明:“教宗一直与他的合作者,特别是圣座国务院,保持着沟通,而且也通过他们诚实且详细的通报,了解中国天主教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内的形势,也明白在圣座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正在进行对话的步骤。教宗本人对这些都非常关心。鉴于此,当教会中人把相反的情形说成是实情并造成困扰和矛盾时,既令人惊讶也让人遗憾。”


英文:DECLARATION BY THE DIRECTOR OF THE PRESS OFFICE OF THE HOLY SEE (30.01.18) With reference to widespread news on a presumed difference of thought and action between the Holy Father and his collaborators in the Roman Curia on issues relating to China, Dr. Greg Burke states the following:“The Pope is in constant contact with his collaborators, in particular in the Secretariat of State, on Chinese issues, and is informed by them faithfully and in detail on the situation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and on the steps in the dialogue in progress between the Holy See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hich he follows with special attention. It is therefore surprising and regrettable that the contrary is affirmed by people in the Church, thus fostering confusion and controversy”.​


意大利文:DICHIARAZIONE DEL DIRETTORE DELLA SALA STAMPA DELLA SANTA SEDE (30.01.18) In riferimento alle notizie diffuse circa una presunta difformit di pensiero di azione tra il Santo Padre ai suoi Collaboratori nella Curia Romana in merito alle questioni cinesi, IL Dott. Greg Burke ha di dichiarare quanto segue: “Il Papa in costante contatto con i Suoi collaboratori, in particolare della Segreteria di Stato, sulle questioni cinesi, e viene da loro informato in materia fedele e particolareggiata sulla situazione della Chiesa Cattolica in Cina e sui passi del dialogo in corso tra la Santa Sede e la Repubblica Popolare Cinese, che Egli accompagna con speciale sollecitudine. Desta sorpresa e rammarico, pertanto, che si affermi il contrario da parte di persone di Chiesa e si alimentino cos confusione e polemiche”.

来源于:甘保禄的博客

上一篇:陈日君枢机与汕头和闽东主教下一篇:帕罗林枢机谈“我们为什么与中国对话”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从中梵谈判争议看对中国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断
从中梵谈判争议看对中
传大陆网购平台 将圣经全线下架
传大陆网购平台 将圣
韩德力神父:党对宗教事务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韩德力神父:党对宗教事
【周至教区吴钦敬主教声明】近期在各微信群有人冒用自己头像,假借为堂区募捐,进行诈骗!
【周至教区吴钦敬主教
长治教区为司铎们颁发《司铎牧灵手册》
长治教区为司铎们颁发
谨防“神圣慈悲玛利亚”假先知的误导
谨防“神圣慈悲玛利亚
陈日君批中梵协议是悲剧 或影响香港宗教自由
陈日君批中梵协议是悲
商丘教区天主教南堂十字架被强拆
商丘教区天主教南堂十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